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公告
于文明升任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三年前他曾给自己列出三项艰巨任务
添加时间:2019年05月15日     阅读: 2070 次     来源: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疗效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核心关键、创新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根本动力、安全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基本保障 ”。3年前,于文明在一篇署名文章中总结的这三大挑战,将是今后多年,他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面临的艰巨任务。

文/ 南都记者吴斌 实习生李飞

6月28日,官方宣布,广东省副省长余艳红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副局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副局长于文明升任局长。

公开资料显示,两人均有医学专业教育背景。余艳红原是一名产科大夫,长期在临床一线工作,具有丰富的科研、教学及临床经验。于文明曾是一名记者,此前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长达14年。

余艳红在广东工作30年后进京

公开资料显示,余艳红是湖南邵阳人。1988年,余艳红在湖南医科大学获得围产医学硕士学位后,便开始在广东近30年的教学和临床工作。

到2004年时,余艳红已经是第一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后更名为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南方医院)妇产科主任。2005年起,余艳红任医院副院长。从2008年至2013年,余艳红任南方医科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随后担任南方医科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直到2018年初。

今年1月31日举行的广东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余艳红当选为广东省副省长。

官方信息显示,余艳红分管民族宗教、民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卫生计生、食品药品监管以及妇女儿童方面的工作。

今年2月,她曾率队就高水平医院建设调研广东省中医院。在同医院管理者和专家座谈过程中,余艳红强调,要更加注重中医药传承创新,形成可推广复制的新型中医治疗模式和覆盖全生命周期的中医药健康服务模式。

她还鼓励发挥好广东省中医药科学院的平台效应,推动中医药创新成果的涌现。要在治未病中发挥主导作用,加快构建技术体系和产业体系,在健康评估、预测、干预方面提升核心竞争力,在疾病预防控制方面发挥骨干作用、龙头作用。

此外,她也强调要进一步提高中医治疗能力。在重大疾病治疗中发挥协同作用,强化中西医临床协作,形成中西医共同参与、独具特色的诊疗方案。

在这次座谈会上,余艳红还提出,广东省中医院要建设成为大中医平台,吸引全国各个流派的人到广东落地开花结果。“推动中医药主动服务‘一带一路’国家倡议与医疗外交”也在座谈会上被提及。

于文明曾在中医药报社工作10年

根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官方网站,被任命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的于文明生于1963年。今年55岁的于文明是山东单县人,是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1985年起,于文明在山东中医学院中医系学习三年,随后进入天津中医学院研究生部中医基础理论专业学习,获硕士学位。

1988年完成学业后,于文明并没有进入中医行业成为一名中医大夫,而是进入中国中医药报社工作近10年,先后任记者、编辑和部门主任。

从1997年开始,于文明任中国中医药科技开发交流中心主任七年,随后于2004年4月进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任副局长,直到今年6月升任为局长。

新班子面临中医药管理三大任务

新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对中医药事业发展有何思考?

2015年,于文明曾在一篇名为《中医药事业发展的热点问题思考》的文章中写道,“确切的疗效是中医药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所在。”

于文明写道,疗效关系到中医药学能否继续为人类健康提供良好的医疗保健服务,能否在世界医学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关系到中医药事业的兴衰成败。

于文明也指出,中医药疗效的发挥面临着“中医药学理论及评价方法亟待全面继承与创新、中医药被动“西化”趋势日益严重、中医药多元化服务不能满足、中医临床特色优势难以发挥”等问题。

他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一是要逐步实现中医诊疗标准的科学化、规范化、标准化、国际化,大力推广名医名家诊治疾病的经验与方法;此外,还要采用多种形式全面提高临床医生的中医理论与辨证施治的水平;系统总结研究充分中医的治疗优势;研制开发高效、速效、强效的中药新药制剂。

“中医药是随着时代的科技进步、文化发展、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而不断丰富发展的,也是在不断的吸收同时代科技成果过程中得到发展的。但是在吸收当代科技成果的过程中一定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他撰文称。

对于近年来社会强烈关注的中药安全性问题,于文明在文章当中也不避讳,他称,突出影响中医药安全的主要原因有四:

首先,当前中医药标准化体系的缺失。目前中药大多缺乏科学的质量标准,单一指标成分的定性、定量分析,并不能切实、全面地反映其临床功效。

其次,我国中药安全性的评价与研究尚处于初级阶段,缺少针对中医药特点的中药不良反应研究,缺少真正适合中药不良反应的评价体系,未能就中药不良反应的发生原因、发病机制、临床表现、防治措施等作出系统的科学研究。

再次,也缺乏可供质量控制的对照品、标准品。严重制约了中药质量标准的制定与产品的检测、分析。

最后,现有中药复方成药大多组方药物过多、剂量过大、工艺粗糙、剂型落后、有效成分不明确、质量不稳定、标准水平低,不能为国际市场接受。

于文明认为,要加强中药安全性基础研究,一方面要加强中药材种植、炮制(制剂)的研究,从源头上解决中药原料质量的突出问题,另一方面应加强中药有毒成分、毒性机制的控制研究,还要加强中西药相互作用的基础研究,减少中西药合用带来的不良反应。此外,还要加强中药材流通环节的监管,最大限度地保障公众的用药安全,保证人民的身体健康。

“疗效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核心关键、创新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根本动力、安全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基本保障 ”。

三年前,于文明在文章中总结的这三大挑战,将是今后多年,他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面临的艰巨任务。